快樂公益,感動服務

關於部落格
除了洗髮、更要洗心!
快樂總是想要為這個世界,多做點事情…
  • 155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快樂的社會責任

Chapter 6 快樂的社會責任

 

 

◆ 我只會剪髮,幫病人義剪沒什麼

 

 

對忙碌的現代人來說,出錢容易、出力難。捐錢行善,有錢就辦得到,但要你花時間,打從心底願意為陌生人奉獻,則不是件容易的事,「公益應該要落實到每一個人身上,除了捐錢,希望大家也都能親身參與。」快樂現任董事長王燦榮提及10多年前他推動「義工日」的初衷,這也是快樂「義剪」的源頭。

 

 

若光說不練只是徒勞無功,王燦榮卻是想到、說到、做到,義不容辭地拎起一掛善行粽子的線頭,串起底下一個個愛心設計師!

 

 

王燦榮是資深慈濟人,不但廣結善緣而且擔任很多公益團體的義工,義剪就是從他的義工經驗裡延伸出的善舉,只是這次,他將「獨樂樂」擴大為「眾樂樂」,給了快樂的設計師們助人的機會。設計師們要付出的只有時間,以及他們最擅長的──髮型設計,就能貢獻所長去助人,透過與人互動的實際交流,比單純的捐錢更能體會「施比受更有福」的意義。

 

 

「我那時在『陽明教養院』當志工,那裡的孩子有些是多重障礙,有些無法控制自己的肢體動作,所以不方便外出剪頭髮。」王燦榮發現到孩子們有此需求後,他便帶頭推動「義工日」活動,聯絡各分店的設計師們,請大家每個月找出1天擔任義工,「一開始由我召集,之後就慢慢發展成由各分店自己去落實,找出一位班長來負責規劃、安排設計師去義剪。」就這樣,從「陽明教養院」開始,王燦榮把愛心的剪刀陸續延伸到「愛愛院」、「啟能中心」、「馬偕醫院」的「安寧病房」與「護理之家」等。

 

 

不只動嘴,王燦榮更以實際行動支持設計師們,帶著他們到這些單位去義剪,從中,他不只看到受助者充滿喜悅與滿足的笑臉,更看到設計師們藉由助人而獲益匪淺自我轉變,他欣慰地說:「見苦知福!」樂見這些年輕設計師們從這種溫馨的氛圍中、從別人的苦難中,看到自己擁有的幸福,而更懂得付出與珍惜。親自去看,遠比坐在教室裡聽課,體會來得更深、更遠。

 

 

「有一對年輕病患夫婦,義剪後哭到不行,一手握著設計師的手、一手拉著我的手,一直謝謝我們,他說,他們等這一刻等很久了。先生說,太太愛漂亮,還沒生病前常上美容院,但住院後就不能出去了……」

 

 

「一位東湖店的設計師,因男友生病住院,她去探病時順便幫男友剪髮,鄰床的病人問她能否順便幫他剪,設計師很爽快就答應了,接著其他病人也跟著一個個排隊等著讓她剪,剪完後大家要付錢,她笑說:『免啦!剛好我有帶剪刀,就順便剪一剪,哪有什麼關係!』從此之後,每天都有病人或其家屬送東西給設計師的男友吃,他們都想盡辦法要回饋,讓這位設計師羞赧地說:『我會什麼,就付出什麼,我也只會剪頭髮,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啦!』」

 

 

「還有一位年輕的設計師,常和青春期的弟弟吵架,直到有一次她在義剪時看到一位與弟弟同齡,卻罹癌的小男生,她才醒悟,之後與弟弟相處就融洽多了。還有個80多歲的老先生,只讓她剪,有次這位設計師的父親生病,她為照顧父親而有幾個月沒去護理之家義剪,這位老先生竟然就不剪頭髮了,就是要等她來剪。」

 

 

「有個資深的設計師,不敢去安寧病房義剪,而挑其他的單位,我就直接點名她:『妳才應該去!』她問為什麼是她?我說因為妳經驗夠,動作又快,而為安寧病人剪頭髮必須要速度快,因為他們身體有病痛,無法承受長時間靜止不動,甚至有些得躺著剪。而且,為病人服務還必須很小心,因為他們身上常有插管、氧氣罩等,要避免拉扯到醫療設備。後來那位設計師聽進我的話到安寧病房服務,助人的快樂消除了她的恐懼與設限,讓她一直服務病人至今。」

 

 

信手拈來,王燦榮就有好多感動的故事與畫面浮現,「生命教育生命是最可貴的。」設計師們從義剪中得到的,比他們付出的更多。

 

 

台北天母店的羅月宏和三重正義店的吳鎂玲,就是從參與中深刻體會義剪意義的兩位設計師。

 

 

在快樂已有16年資歷的羅月宏,接手擔任義剪班長已3年,主要負責「陽明教養院」。「為善最樂」這句話,從她身上得到最佳印證,長相頗似年輕版陳文茜的她,非常開朗活潑,臉上總是掛著笑容,與她接觸很快就能感染到她的快樂情緒,「我神經大條,很多事不會去計較。」她笑說這是很多人對她的感覺,也因為很多事不會往心裡去,所以總能笑口常開。

 

 

談到義剪,羅月宏非常肯定且支持地說:「公司鼓勵每個員工走出去,學習付出,不但可以得到很多關懷,生活也會更豐富更充實,看看別人,有時會覺得自己真的很健康、很快樂!否則以設計師的工作性質,整天的活動範圍就侷限於幾十坪的店面,看得有限,學得也有限,有機會走出去且能幫助別人,自己的視野會更開闊,收穫更多。」

 

 

羅月宏還表示,有些助理參與義剪後,會寫些小故事貼上部落格與大家分享,「覺得自己有健全的身體、心理和工作,就夠了。」年輕助理們的志工經驗與感受,讓他們更懂得珍惜自己目前擁有的。

 

 

快樂的文化,已潛移默化地深入每個員工的心,內化成為他們人格的一部分,使他們自動自發地獻身公益「歡喜做」。

 

 

「教養院的孩子從10歲到60歲都有,不同程度的障礙,例如有個小朋友會不由自主地一直撞牆,有的會突然搶妳剪刀、尖叫,有的控制不住自己,力氣超大的,需要4個替代役男同時抓住手腳,才有辦法幫他剪頭髮。還有個自閉症的孩子很聰明,他知道歷任總統的名字、全台各縣市長名字、各地名產等等,我們去考他,沒想到他就真的全部答對。」羅月宏表示,幾次之後,有些小朋友就對義剪這件事有反應了,一看到他們來了,會自己拿把椅子坐好,「有的還會自動排隊,語言表達能力較好的孩子,還會指導別人『排好、排好』,剪完後會跟妳握手說『謝謝』!」

 

 

在這些孩子裡,只有一位認得設計師們,就是在廚房做事的志明,跟別的孩子比起來,他頭腦比較清楚一點,在廚房負責洗菜、送便當,但語言上有點障礙,羅月宏說:「每次快剪完了,就會去廚房叫他:『志明,來ㄍㄚ頭ㄗㄤ喔!(台語)』然後他就開心地頭低低地走出來。」志明還「間接指定」要設計師「吳朿萍」剪,因為她眼睛大大的,很漂亮。如果吳朿萍不在,志明只肯讓羅月宏剪,其他的設計師,他都不要,羅月宏說:「以前我們也不知道志明有這種堅持,因為他不會表達,有一次朿萍沒來,志明走出廚房後看不到朿萍就搖頭,然後轉身回廚房,大家才知道。」

 

 

義剪不只讓設計師獲益匪淺,還有機會教育下一代,羅月宏舉例:「有個設計師帶5歲的女兒一起去義剪,她女兒事後竟然主動說:『馬麻,他們好可憐,下次我還要來掃地地。』」當場讓羅月宏和其他設計師們很驚喜,沒有人教她這麼說,完全是她自動自發,可見得媽媽的身教無形中影響了女兒,善心的種子從此在女兒的心裡扎根。

 

 

已在快樂 15年的吳媄玲,是有10多年經驗的義剪先鋒,當年王燦榮推動義剪時,她就加入了,吳媄玲說:「我10幾歲就接觸到慈濟,因為 國中 老師是慈濟人,曾經拿過500元幫我繳學校費用,後來家裡經濟狀況好轉後,把 錢還給 老師,當 老師跟我說:『以後妳有能力時,也要去幫助別人。』所以後來我就養成固定捐款給慈濟的習慣。」

 

 

「真的很幸運有這個機會能幫助別人,而且義剪還不花錢。」吳媄玲也把這種幸運與同為快樂設 計師的 先生吳乘碩分享,夫妻倆每個月1次固定到馬偕醫院的安寧病房義剪,吳媄玲坦承一開始接觸安寧病人時,也曾受到驚嚇,「有次一轉身,突然看到一位口腔癌患者,他因為臉已變型,整張臉用紗布包起來,只露出眼睛。」但只有那一刻,之後吳媄玲更加深對義剪的認同,「因為或許下次就看不到他了,所以更要把握此刻。」

 

 

在服務過的病人中,讓吳媄玲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身上長蟲的阿嬤,「行前我就被告知那次的義剪中有位病患困難度較高,院方問我願不願意接。這位阿嬤不知道染上什麼病,只知有傳染性,之前住在隔離病房,後來雖然轉到普通病房,但與她接觸還是被要求穿上隔離衣、戴手套等防護措施。我當下愣住也有點緊張,但並沒有因此退縮。」

 

 

吳媄玲到病房後,發現阿嬤很安靜地躺著,沒說話,她就站在床頭幫阿嬤剪髮,「有一幕讓我很感動的是,當我需要阿嬤轉頭時,一旁的菲傭就直接抱著她幫她轉頭,她沒有穿戴任何防護衣,跟阿嬤的接觸卻比我們更貼身,反而是阿嬤的女兒,站在床尾遠遠地看著……讓我真的很感慨,不知道該怎麼說。」

 

 

傭人和女兒的對比,一個是血緣上最親近的人,卻離得最遙遠,而毫無關係的菲傭,卻無保留地照顧著阿嬤。吳媄玲下次再去時,就已經看不到阿嬤了,但那一幕始終留在她的腦海裡,「這件事讓我覺得一定要孝順父母,好好照顧家人。」而每一次去義剪,總會受到病人與家屬的感激與道謝,說:『你們這麼少年,還會做這種事,真的很難得,一定會有福報的。』」吳媄玲表示:「我們做的事微不足道,卻可以讓他們那麼感動,讓我不禁想要去幫助更多人;尤其是安寧病房的病患,能讓他們維持美好的外型走完生命最後一程,讓我的心靈感到很滿足!」

 

 

目前在快樂任職的500多位設計師中,就有100多位定期參與義剪活動。除了幾個固定前往義剪的單位外,快樂也常配合慈濟與政府所推動的不定期義剪活動,例如市政府在重陽節辦的老人義剪,當然也有愈來愈多單位主動找上快樂洽詢義剪,王燦榮說:「我們都會仔細評估對方的需求後,盡量去安排。」

 

 

 

1天10塊錢,成就400萬的捐血車

 

 

1999921大地震後,一次捐血的機緣,成就了日後快樂成功累積數百位員工的愛心,陸續捐出3部捐血車的善舉。

 

 

事出必有因,生活中發生的大小點滴,都是導致日後各種「果」的「因」,當時未察覺,事後回想卻能將所有線索都串連起來。就在1999921震災後,王燦榮某次在開車途中聽到廣播正在呼籲捐血,本就是快樂捐血人的他,平時就有固定捐血的習慣,當下更是二話不說直接開車到捐血地點,「那時是中午11點半,日頭正燄,捐血的隊伍排得很長,排了大概40分鐘,就熱得受不了,我心裡不禁想著:就算很多人有愛心想捐血,卻可能被天氣等外在因素影響而怯步,愛心最後被太陽給蒸發掉了。」王燦榮記憶猶新地談及當時的情景,因此他忍不住詢問工作人員:「怎麼不多派幾輛?」對方說,捐血車不夠,從基隆到新竹也才14部而已,他再問捐血車1部多少錢?得知約300400萬後,王燦榮心裡當下就起了個願,想找34個朋友一起合捐1部,結果朋友們因為都是扶輪社或獅子會成員,本身已常捐贈,因此興趣缺缺,王燦榮募款碰壁後,轉身一忙也就忘了此事。

 

 

一晃眼,直到2002年大年初五開工,王燦榮又在思考新的一年在公益上能做些什麼?正好此時又聽到廣播在呼籲捐血,因此一結束開工儀式,行動派的他立即決定去捐血,有設計師及管理階層的主管得知後也跟著去,「很奇怪,這時,捐血車的念頭又回來了,我就把921那件事講給他們聽,他們就說:『副董(當時的職位),你不要那麼自私,我們大家一起捐啊!我們人那麼多。』」

 

 

隔天王燦榮就在動員月會上提出這個構想,也向創辦人暨當時的董事長呂水上提起此事,呂董非常讚許並阿莎力地說:「好!有願就有力(台語)!」他覺得要就趕快做,不要拖,因此很快地就取得董事會同意,拍板定案,決定為期1年的募捐,員工捐款不足的金額就由快樂基金來補足。

 

 

「積少成多,110塊不嫌少。」王燦榮表示,快樂約有1千位員工,扣掉助手也有6700人,若1110元,1個月30013600700人就有252萬元,很驚人,當時快樂發給每位員工1個撲滿,有人嫌麻煩則提議每個月從薪水扣,整個公司都籠罩在為捐血車奉獻的氣氛中,當每個人都討論時,客人知道了也想加入,王燦榮說:「雖然很感動,但我們還是婉拒了,畢竟這是公司內部的募款。當時還有個小插曲,一位開家具行的朋友,得知後即便知道這是快樂內部的活動,不接受外來的善款,但他硬是要捐,有一天就抱來34個撲滿,後來我只好將撲滿裡的錢全捐給慈濟。」

 

 

1年後,也就是2003年,結算員工捐款約200萬元,快樂基金再補200萬元,誕生了第1輛捐血車:快樂天使1號,車腹寫著這幾個大字,車裡則有1幅漂亮的天使圖形,湊近一看才發現,這幅圖是由捐錢的快樂員工照片所拼成的馬賽克圖。

 

 

「其實回歸到上人(證嚴法師)倡導的一個行善重點:我不是要你100萬或200萬元,而是希望你每天都有一個善念,多少錢都沒關係。細水長流,每個小錢流到功德海,力量才會大!」王燦榮表示,400萬的捐血車,大公司直接捐1部是很容易的是,但因為快樂基金本身就常跟外界的各種公益團體合作,開放讓員工參與而打造的捐血車,則更能啟發、凝聚員工的善念與向心力,意義不凡。

 

 

親眼看到自己110元慢慢累積催生的捐血車,對參與的員工而言,猶如見到懷胎10月的孩子出世並成長茁壯的感覺,協理謝美華就有親身的體會。「你看,這是我們捐的耶!我要追上去拍照。」回憶起 那次和 先生到濱江花市買花,看到快樂天使1號捐血車在路上奔馳的情景,讓謝美華忍不住地興奮大叫,她說,當時她叫正在開 車的 先生追著捐血車跑,以前聽總經理聊到捐血車時,心裡都不禁浮現問號:「真有那麼感動嗎?」直到她自己遇到了,才真正體會到無可比擬的的成就感與驕傲!直到現在,捐血車的身影還留在她手機裡,採訪當天,美華開心地展示手機裡的捐血車照片,眼裡滿是激動之情。

 

 

成功達成捐出第1部捐血車的任務後,迴響熱烈。王燦榮說,台中地區的捐血中心也在探問,何時他們也能有一部?接著高雄也表示,南部的腹地更廣,甚至遠到澎湖,但捐血車卻更少,只有12部,且好幾輛已有20多年車齡,十分老舊。開心獲得肯定的同時,也要面對各方的需求與對快樂的期待,王燦榮表示,在思考如何解決這些需求的時候,剛好適逢2006年是快樂30歲生日,「三十而立」意義特殊,當然也要做點特別的事來慶祝,「既然有需求,就一次捐2部,厚ㄎㄧヽ啦。」王燦榮說,當時的董事長呂水上很阿莎力地表示,決定一次捐2部,員工一樣採自由認捐方式,募捐期限訂在2006年,屆時不足的金額全由快樂基金補足。

 

 

就這樣,2006年快樂慶祝三十而立,天使2號和3號捐血車也在這一年誕生。而第4部的捐款,還在繼續中,王燦榮說:「希望將來能有一支快樂天使隊……」

 

 

善心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和企業經營一樣,都要永續。有了捐血車,還得讓它善盡其用,不是養蚊子的擺飾品,因此,快樂也常發起捐血活動,採區域認養的方式,3部捐血車分別由北中南3區的分店負責號召捐血活動,王燦榮說:「目前台中執行的最徹底,舉辦捐血活動時,連客人也會挽袖共襄盛舉,快樂則以贈送剪髮卡、西瓜傘等方式,回饋給捐血的愛心客人。」

 

 

「公益是公司形象最有力的宣傳!」本著公益的初心,快樂默默地、持續地投入各種公益活動,出錢又出力,沒有喧嘩、張揚,但顧客都看在眼裡,放在心裡,對快樂的支持與認同,就是最好的宣傳!

 

 

 

◆ 送便當到快樂,不需附免洗筷

 

 

因為採訪所需,我們有很多機會待在快樂位於八德路的總公司開會,還記得那天,會議結束時已是中午用餐時間,行銷部的執行編輯廖宏杰貼心地為參與座談會的客人準備了便當,便當送來時,只見他熟稔地從茶水間拿來一個裝滿不鏽鋼筷子的盒子,將筷子發給在座的每個人,現場的快樂人都很習慣地接過筷子,只有3位客人看得傻眼,心裡忍不住浮現出OS:「好個環保的公司啊!」

 

 

愛護地球的環保觀念,近幾年來在全球鼓吹推動下,早已風行草偃,或多或少在每個人心中都播下了環保種子。在台灣,常見也最容易推動的,就是隨身攜帶環保筷,但這只是個人行為,私人公司以具體行動鼓勵員工做環保的,倒不多見,快樂就是其中之一,但低調的企業文化,讓快樂「做而不說」。要不是親眼目睹這一幕,與快樂已接觸多次的客人仍不知快樂已將環保具體落實在每天的生活之中,倒是附近的店家都知道,送便當到快樂,不需附免洗餐具喔!

 

 

免費供應環保筷,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一樁,但「魔鬼就藏在細節裡」,成功更是!

 

 

董事長王燦榮還以身作則,自訂了一條規則:若忘記攜帶環保筷,那一餐就不食。

 

 

員工們並不知他有這條「戒律」,還是因為一次意外才讓此事曝光。某次同事們找王董吃中飯,他推說不餓而婉拒,事後同事們才輾轉得知,真正原因是:王董那天忘記帶環保筷了。所謂「君子不欺暗室」,王董為自己訂的規矩,只有他自己知道,有無確實遵守,也只有自己心知肚明,別人無從得知,但他卻不因別人不知而輕易破戒,在今日社會,這種坦蕩磊落的品德操守,有多少人還做得到?

 

 

現在,快樂的員工幾乎人手一副環保筷,茶水間的筷子盒,反而是給來客用得多,環保種子藉此向外吹送散播,終會在愈來愈多地方開花結果……

 

 

除了環保筷,快樂總公司的洗手間、影印機區、電器開關區、廚房等,除了擺放綠色盆栽和香氛,也貼上綠葉型標語如:「少用一張紙,你就是拯救森林的綠色大使。」、「小便不用大水,你就是愛護地球的環保人士。」、「用水少一點,幸福多一點。」、「隨手關電燈,節能一百分。」、「冷氣開在27度,你就擁有最時尚的環保態度。」讓人在工作時,隨時隨地感受綠色地球對人類的重要,並從自己做起,落實在每天的生活中。

 

 

20085月,快樂配合慈濟為川緬天災發起捐款活動,從「齋戒、祝禱、捐款、救難」4大方向出發,除了募捐,總公司還發起「快樂祈福日」活動,發給每位員工一張「快樂祈福卡」與貼紙,藉活動推廣3個宗旨:不吃葷食、微笑說好話、感恩做好事。活動為期1年,至20096月止,活動方式為,每個月的2日及12日(緬甸風災發生於52、四川震災發生於512),由公司免費供應素食便當與素食自助餐給員工享用,享用的員工可自行將貼紙貼在祈福卡上,每吃1次貼1格,共24格,完全自由心證,員工對此活動反應熱烈,都興奮地表示:「素食好吃又健康,而且量很多,不只中餐,連晚餐也省了。」

 

 

至於快樂的會員若想加入齋戒行列,也可到快樂各剪燙店索取祈福卡,一同祈願行善;若想直接捐款,也一樣到快樂各門市捐款並留下個人資料,快樂會將款項轉交慈濟,慈濟再將收據寄給會員,若會員不想留下資料也行,快樂會將捐款以分店名義捐出,讓會員的愛心與每一分錢都確實用在需要幫助的人身上。

 

 

集團下的芳療事業體伊聖詩,今年4月起也開始製作不鏽鋼環保湯匙、叉子組,倡導「樂活」觀念,鼓勵客人隨身攜帶環保餐具,伊聖詩獨家販售,顧客的反應都很不錯。

 

 

 

32年的公益路,還要一直走下去

 

 

快樂=慈濟,慈濟=公益,所以,快樂=公益。

 

從快樂誕生,公益就一路相隨。王燦榮表示,由於「內桑」(創辦人 呂水上的 太太)是慈濟人,與證嚴法師結緣超過30年,淵源深厚,相對使快樂也充滿了慈濟的慈悲心。

 

1990年,內桑在快樂總店遷址週年慶時,捐了店裡1日所得6千元給慈濟,「還記得那時上人特地到店裡來祝賀,講出了『洗頭兼洗心』的智慧語,還笑說滿1年捐1天,滿2年是不是要捐2天?3年呢?」王燦榮回憶當年,表示上人本來不喜歡美髮這個行業,覺得很虛華,但看到呂水上和內桑如此投入,而且做人實在、為顧客服務很用心,因此上人肯定夫婦倆之餘,也希望他們為客人洗剪燙做出漂亮的髮型,整修外在的門面之外,內心也要很漂亮,因此上人期勉夫婦倆為客人「洗頭」之餘,也要「洗心」,內心乾淨也就漂亮了,內外一起美。

 

至於快樂滿周歲時,推出「1日捐」活動,捐出1天收入給慈濟,上人當時一番激勵的話,並非真要那筆錢,王燦榮說,上人只是提醒夫婦倆要永保那顆善心,「莫忘初心」,期勉兩人要永遠心存助人的善念。也因此,當快樂率先業界首創「不收小費」的制度後,店裡的小費箱也就順勢變成了「功德箱」,「因為很多客人還是習慣給小費,我們就會告訴她們,我們真的不收小費,所以這些錢我們會代為捐給慈濟,一樣開收據給客人。」王燦榮說,善心的客人很多,不少老客人因為受到內桑影響,也成為慈濟人。

 

除了各分店放置的「功德箱」之外,快樂也成立了基金,除了照顧員工也回饋社會,重點放在孩童、老人、弱勢族群與環保等方面,捐助過燙傷兒童復健基金會、兒童福利基金會、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罕見疾病基金會、愛盲文教基金會、蔣揚文教基金會、勵馨文教基金會、創世文教基金會等。

 

 

哪裡有需要,快樂就在哪裡。猶記得納莉風災造成台北市某些地區嚴重淹水,那一天,快樂總公司也災情慘重,水淹到160公分高,但員工們心裡還想到伊甸基金會更需要幫忙,那天,快樂的員工是第一個到達伊甸的援助團隊,伊甸的人員發自內心感恩地說:「我們和很多公司合作過,很多員工都是被動員來的,但快樂的員工卻是自動來的,讓我們印象深刻。」

 

 

再如快樂集團的另一事業體「伊聖詩」,2008初舉辦「種子計劃」,捐出8台新電腦給南投縣信義鄉的東埔國小,本來打算捐更多給全年級使用,但校長馬彼得表示,全校77個小朋友,只給中年級以上的用,1個班級2台就已足夠。那天,伊聖詩與快樂總公司的夥伴們造訪東埔國小,小朋友們在下課時間,都衝到電腦前搶著上網,他們除了擅長歌唱和運動,也希望能和城市的孩子一樣,透過網路與全世界聯結,因此這8台電腦對他們的意義重大。

 

 

後來,校方還拍了一部短片,每個小朋友都在鏡頭前,用漢語及布農族語表達對快樂的感謝之情,片尾寫著:「你們一定是天使,才能夠聽見我們的願望。」短短幾個字,道盡孩子們天真的心聲,讓快樂的幾位夥伴們,當場感動得哭了,在快樂人心中,更想對這些孩子們說:「你們也是我們的天使,讓我們學會謙卑與知足,並懂得去愛別人,擁抱每個生命,謝謝你們!」

 

 

伊聖詩的工作人員,當天還帶了工具和原料,現場指導小朋友們自己動手製作手工精油皂,他們都極感興趣地,小心翼翼按照步驟製作,有的小朋友還多做一個送給伊聖詩的夥伴們,純真的心意令人感動。臨別時,小朋友們頻頻揮手道謝,嘴裡說著:「你們一定要再來喔!」黑白分明晶亮的大眼睛裡,則充滿了對下次的期盼……,一定呦!

 

 

公益不嫌多,對社會關懷不遺餘力的快樂,還在網站裡設有公益部落格,歡迎需要幫助的單位主動聯繫,王燦榮說:「以前是door to door,現在是部落格時代,像撒網一樣,收穫豐碩。」他也常拜託快樂的志工們多寫些故事貼上部落格,除了分享志工經驗,也能藉由實際的參與和體會分享,啟發更多同事投入志工行列。做好事永遠不嫌多,大家一起更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